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文化 > 正文
金岩石:“伪大师”与商道复兴
更新时间:2021-10-12

  马云拜见“王林大师”的闹剧还在发酵,揭露各类“伪大师”的骗术成为潮流。但人们却忽视了更为严肃的问题:家的精神迷惘。需求创造供给,精神需求也是需求,所以“伪大师”的致富骗术来源于中国商道的缺失。

  欧洲崛起始于文艺复兴,日本强盛始于明治维新,“美国梦” 的源头是清教徒与殖民者的博弈,而中国崛起始于东周一直到唐宋时期。那时的“道”只有两解:王道和商道。如众所周知,秦始皇的养父吕不韦是个大商人,富可敌国。再往前追溯是东周,“五霸之首”齐国,辅佐齐桓公的两位大臣都是大商人,鲍叔牙和管仲,两个人还曾一起做生意赚大钱,史称“管鲍分金”。所以管仲当宰相后即行“新政”:整治交通,盐铁官营,治国先治商。

  今日中国的“伪大师”大致有两类,一类装神弄鬼,另一类是讲道说佛,还流行以“儒道佛”解读所谓“致富真经”,把一些想发横财的庸人折腾得神魂颠倒。其实,中国盛极而衰的拐点就开始于宋朝的“独尊儒术”。在“儒道佛”相继辅政之前,中国经济地位和财富总量傲视全球。最新统计证明:宋朝时,中国在全球财富占比高达60%-70%!真正悟出国学精华而不弄虚作假的是南怀瑾大师,所以门下有众多商界高徒。南老对“儒道佛”的通俗解读是:儒学是粮店,道家是药铺,佛门则是百货商店。而人生之最高境界是:“佛为心,道为骨,儒为表,大度看世界;技在手,能在身,思在脑,从容过生活。”可见,“儒道佛”重在修心,并非逐利。

  “道”,即“路”,走的人多了,就逐渐成为主流价值观,于是“路”就升级为“道”了。中国商道泯灭的主要原因是:从商的人越来越少,商人的路越走越窄,这并非商人不明事理,而是社会不认商道。全球企业寿命超过200年的共有5586家,其中日本高达3146家,占56%,其次是德国837 家,而偌大中国仅有5家!从春秋到当代,中国商道曾几度复兴,但都没有融入主流社会。一直到时代,商道价值观才再度成为中央政府的治国理念,并被写入中国的决议。由此看来,应把中国改革开放看做是中国的商道复兴,其历史意义绝不亚于欧洲文艺复兴和日本明治维新。中国的商道复兴是实践先行,而后才是知行合一。从小商贩到企业家,致富的路越走越宽,经商的人越来越多,商道伦理才被社会广泛接受。所以我高度评价新一届政府对小微企业的减税政策,其意义不在于金钱而在于尊严,商贩无尊严则无商道,逐利不重商无异于“笑贫不笑娼”.

  中国的商道复兴虽不像欧洲文艺复兴那样轰轰烈烈,但已度过“青春期”而进入成长期。第一代成功的企业家陆续退居二线,自然是退思书屋,“坐而论道”。在这千载难逢的商道复兴期,中国商界领袖如马云等,绝不应自贬身价拜“大师”,更不能似是而非论“国学”,而应弘扬商道伦理,一道“限硫令”难倒的2家IPO公司一家被否一家撤传播企业家精神。德国著名宗教社会学家马科斯·韦伯倾其一生研究世界各大宗教的经济伦理观,其旷世名著是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。书中的“资本主义精神”其实是商道伦理与企业家精神,可惜中国商人们却很少有人领悟书中道理。韦伯先生还特意比较研究了《儒教与道教》《印度教与佛教》和《犹太教》,详尽分析了五大教派的主流价值观,很明确地论证了“儒道佛”对商道伦理的排斥。中国的“伪大师”们却为一己之私混淆视听,胡编乱造,把重在修心的“儒道佛”解读为求财致富的“生意经”,令人莫衷一是,啼笑皆非。

  随着“伪大师”的销声匿迹,中国商道复兴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,企业家的成功之“路”将上升为“道”。唯有从商多奇志,商道才有后来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