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山东淄博鑫烁机械有限公司 > 正文
退押金还要拉人头?ofo奇葩操作惹众怒!
更新时间:2021-11-25

  拉好友退押金,充10元退2.5元,ofo又出奇葩操作惹众怒,欠钱的真把自己当“大爷”?

  因ofo“邀请好友,帮你退押金”“好友下单奖励”“10元特惠充值”等“营销事件”引起众怒,央视发声:欠钱是真把自己当大爷?

  近日,有网友反映,ofo App推出“拉好友,帮你退押金”功能,称“邀请好友越多,退押金越快,不封顶”,除此之外还有“好友下单奖励”、“10元特惠充值”等功能,海外代购3折起洋码。具体介绍分别为“单单有奖,最高奖励购物金额的40%”,“充值成功,立即退2.5元押金”。

  也就是说,一个用户如果想退回自己的99元押金,需要让自己的朋友充值396元才行,而若是199元押金,则需要要用户坑掉将近80位朋友,这真的值吗?

  “若是真的有钱退也就罢了,然而退押金排队本就遥遥无期,还要拉人入坑,这究竟是拉好友还是拉仇人?”有网友如此评论。还有微博网友吐槽称:“为了找回我逝去的两块五,还要先给你十块?”

  想要解套,得先拉人入套。ofo这一通操作,再次坐实了“退款老赖”的名分,同时也把里外面子丢了个一干二净。明明是欠债的债务人,却硬生生打出了债权人一般的硬气。

  据悉,目前ofo线上申请排队等待退押金的用户仍有1600余万人,此前,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申请强制执行ofo公司为用户提供退押金服务,可惜的是其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。

  央视网发布题为《“ofo‘拉好友退押金’,欠钱的真把自己当大爷?》的评论文章中就指出,这哪是拉好友帮忙、这是拉好友“共享”入坑。并表示,“用户本应享有无条件退押金的权利,却到处流露着‘庞氏骗局’的味道,ofo缺乏退钱的能力算是明牌了,但缺失了退钱的正确态度,无底线出牌,是惹了众怒。”

  现在ofo的APP,在大部分应用商店都搜不到,下载后没办法登录账户,新用户也无法注册,这次很多人就发现,其图标加了个“返钱”的标志,已经成了一个返利的电商平台。

  从2019年开始,ofo其实就开始试水商城业务,曾在APP中推出过“购物返现金”“将押金转换为商城金币”“将押金变成P2P资产”等活动,但都很快就遭到了用户们的质疑。

  作为共享出行行业中的先行者,ofo不仅“来得快去得也快”,更是在破产之后死性难改,不断制造着离谱话题哗众取宠,看来“流量思维”已经深入其骨髓,成为痼疾。

  很明显,ofo早就想转型做电商,虽然很难获得新流量,但坐拥一两千万“稳定”的用户,也是有利可图的,所以ofo做返利平台并非无缘无故。

  一方面,可以用押金留住用户,一方面又可以从各大电商手里薅到羊毛,而得到这部分的利益之后,ofo也不会用于押金退还。

  所以,即使被骂上热搜又如何,本就一无所有负债累累,能借此吸引眼球和流量,只赚不亏。这一波,ofo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“光脚的不怕穿鞋的”。

  明明既不合法又违背道德,却如此肆无忌惮,到底是什么给了ofo勇气?主要还是罚得还不够。

  目前,ofo被执行信息多达43条,被执行金额高达5224万元,即使如此,ofo还是那么嚣张,是因为在以往的法院执行中,不仅找不到它的总部,而且由于欠用户的金额较少,大多数用户不会因为199元去和ofo纠缠,就使得ofo钻了法律的空子。

  曾几何时共享单车是国内资本竞相争捧的香饽饽,最后一公里的出行痛点成为无数创业者疯狂涌入的赛道。作为头部企业的代表,ofo官网显示创立以来完成9次融资,几乎所有知名的创投机构都有参与。

  据ofo官网数据显示,自2015年到2018年,ofo融资达20多亿美元。

  2018年下半年,ofo传出资金紧张的消息,彼时就有用户反应ofo押金难退的问题。随后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,这棵大树就快速倒塌,办公室也人去楼空。

  在经历了短暂的离场之后,资本再次回归共享出行行业。今年11月9日,哈啰出行宣布完成2.8亿美元新一轮融资,投资机构包括蚂蚁集团和阿里巴巴。这是阿里巴巴首次入股,也是今年以来哈啰出行获得的第2笔融资。今年3月,哈啰出行获得由宁德时代投资的2.34亿美元,至此,哈啰出行2021年完成融资超5亿美金。无独有偶,今年2月,青桔单车也宣布完成了新一轮融资。去年4月,青桔单车就曾获得首轮10亿美元的融资。

  回顾这几年共享单车的发展,即便低价争夺市场的阶段已经过去,行业也经历了几轮的提价,但共享单车企业依旧难以扭转亏钱的局面。

  今年4月,哈啰出行递交了招股书,拟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。其财报显示,2018年、2019年和2020年,哈啰出行的营收分别为21.136亿元、48.233亿元、60.443亿元;亏损分别为22.075亿元、15.046亿元、11.335亿元。今年一季度,哈啰出行调整后亏损为3.83亿元。

  摩拜单车也是一样。2018年4月3日,美团耗资27亿元美元全资收购摩拜。2019年3月12日,在美团发布的2018年业绩报告中,也显示了其收购摩拜单车之后的营收情况,净亏损45.5亿元,占据了美团整体净亏损85.2亿元的一半还多。美团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经营亏损由2020年第四季度的60亿元扩大至80亿元。

  在资本的加持下,共享单车企业早已经不是当年单纯争夺“两轮”市场的企业了。自2019年起,哈啰出行逐步增加了除两轮业务之外的新业务——顺风车、打车业务以及包括哈啰酒店、哈啰生活、小哈换电等本地生活的相关业务。今年,哈啰电动车推出了三款智能电动车。

  因此,共享单车的下半场“战争”,已不再是单一最后一公里出行的竞争,必然会处于整个衣食住行体系服务能力的竞争之下。